South Africa a Shining Example of Dismantling Nuclear Arsenal - Chinese

南非,销毁核武库的光辉榜样

作者:J Nastranis

纽约(IDN) -世界未来委员会研究员Thies Kätow预测,随着核武器和化石燃料撤资运动不断高涨,其政治影响可能会像20世纪末针对南非的撤资运动一样强大,而那场撤资运动则是使南非政府于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的关键因素。

 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预测将会变为现实,正在开展的运动将会说服大量拥核的国家裁减核武器。不过南非作为这样一个国家,仍是一个光辉的榜样:从发展其自己的核武库到将其销毁并成为反对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直言不讳的倡导者。

中亚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也拆除并摧毁了核武器系统和设施 – 但这是苏联解体时遗留的产物。

南非在废除其核计划25年后,于2019年2月25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批准联合国禁止核武器条约(TPNW),进而重申其承诺,向无核世界又迈出关键的一步。南非已于2017年9月20日签署TPNW。

铀矿丰富的种族隔离国家南非早在1948年就对原子能以及可围绕其构建的采矿、贸易和能源工业产生了兴趣。政府于1957年向美国购买了第一个反应堆。

种族隔离政府于1978年制订了一项三阶段威慑战略,因其担心苏联直接入侵或苏联支持的武装入侵南非控制的纳米比亚。

然而,正如核威胁倡议(NTI)所述,古巴军队从安哥拉的撤离、纳米比亚的独立以及苏联的解体,使南非能够于1989年放弃核武器计划。在与全球经济隔离的背景下,政府还认识到,与保留核武器相比,南非将会由放弃核武器中获得更大好处。

南非核武器销毁之后,1993年全国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法案促使南非做出承诺,放弃发展核武器。

虽然据官方说法,核爆炸计划的目的直到1977年才从和平转向军事,但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显示,南非于1973年即正式启动其核武器计划。

最初,巨大的国际压力使其无法试验这些武器。但到1982年,南非已研制出其首个核爆炸装置。到1989年,南非已有6枚炸弹,每枚含有55公斤HEU(高浓缩铀),能够提供相当于19千吨TNT的爆炸量。

1989年,政府正式终止核计划;1991年,南非作为无核国家加入不扩散条约(NPT)。到1994年,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确认,南非所有核武器均已销毁。

自此以来,南非始终支持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1996年4月11日,该国加入其它非洲国家,签署佩林达巴条约,以在非洲大陆创建一个无核区。

非洲核能委员会(AFCONE) - 为确保缔约国遵守其在条约中的承诺而设立 – 总部位于比勒陀利亚。1996年9月24日,南非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并于1999年批准。

此外,南非还是支持无核世界的新议程联盟(NAC)成员。NAC的起源可追溯到1998年6月,当时,巴西、埃及、爱尔兰、墨西哥、新西兰、斯洛文尼亚、南非及瑞典的外交部长签署一项声明,呼吁制订一项新的核裁军议程。(斯洛文尼亚后来退出了NAC。)

NAC呼吁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 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国 – 及三个具有核能力的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和北朝鲜)做出核裁军的明确承诺,开始多边协商,最终通过核武器公约销毁核武器。

此外,作为核裁军最直言不讳的倡导国之一,南非支持有关创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新框架的提议,包括实现和维护无核世界的明确基准和时间轴。

自2012年以来,南非继续坚定支持核裁军原则,成为推动人道主义倡议、终结核武器的核心国家中的一员。该倡议发展成为推动一项禁止核武器的联合国条约的运动,致使联合国禁止核武器条约于2017年7月7日通过。

南非是在联合国大会第71届会议上支持就联合国提议的禁止核武器条约进行协商的首要国家之一。

在这种背景下,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欢迎南非“继续领导核裁军运动,希望其行动将会激励其它非洲国家遵守条约”,也就不足为奇了。

ICAN重述纳尔逊·曼德拉1998年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他的发言展现了南非如何质疑其它拥核国家采取核威慑的理由:

我们必须问这样一个问题,这对有些人来说听上去可能很幼稚,这些人煞费苦心地给出严密的论据,说明其拒绝销毁这些可怕的、令人恐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正当性 – 他们到底为何需要它们!

“实际上他们无法给出合理的答案,从而令人满意地解释冷战惯性最终会产生怎样的后果以及为何依靠使用暴力威胁以使某些国家凌驾于其它国家之上”。[IDN-深度新闻 – 2019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