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threat of nuclear weapens and efforts by those striving for a nuclear free world.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Resist Erosion of NPT to Rid the World of Atomic Bombs - CHINESE

抵制对核不扩散条约的侵蚀,让世界摆脱原子弹

2020 年审议大会前摇摇欲坠的安全局面

照片:时任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塞尔吉奥·杜阿尔特于 2009 年 9 月 24 日在纽约召开第六届促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全面禁试条约)生效会议。照片编号 #411972。来源:联合国照片/ Sophia Paris。

塞尔吉奥·杜阿尔特所著观点

塞尔吉奥·杜阿尔特大使是帕格沃什科学与世界事务会议主席,也是联合国前裁军事务高级代表。他是 2005 年不扩散条约审议会议的主席。

纽约讯(IDN)- 即将到来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核不扩散条约)生效 50 周年纪念日,为审视从其历史及其审议周期中所汲取的教训提供了机会。

所有国际社会成员都应认真对待这一文书生效五十年来所取得的经验。核裁军进展是一项防止现有裁军和不扩散架构进一步受到侵蚀的基本要素。

回顾大会于 1965 年一致通过的第 2028(XX)号决议是有益的,其中规定了“核不扩散条约”谈判应基于的原则。根据该决议,待谈判条约不应允许其各方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扩散核武器;条约应体现有核与无核缔约方间可接受的责任与义务的平衡;同时条约应迈向全面彻底裁军的实现,尤其是核裁军。

不同缔约方就以何种方式反映这些条约信函中所反映的原则以及它们的实际效果持续持有不同意见。

在“核不扩散条约”存在的五十年间,其一直受到各缔约方在与其执行有关的若干问题上长期缺乏趋同的困扰。这种状况的后果之一是,迄今为止举行的九次审议大会中,有五次未能就其最终文件中的实质内容达成共识建议。在大多数情况下,此类文件记录了分歧,而非共同立场。

尽管如此,这些会议的历史表明,就裁军进展达成实质性协议是切实可行的。2000 年,就“十三项实际步骤”和有核国家实现核裁军的“明确承诺”达成了共识。2010 年,审议会议成功通过了一项行动计划,其中包括有有意义的消除核武器步骤,以及在通过决议的十五年前对在中东建立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地带的建议行动。

对在此方面采取具体步骤的展望是 1995 年达成无限期延长条约的关键因素。不幸的是,实际执行这些协定的政治意愿从未真正出现。之后 2010 年的审议大会还记录了缔约方对核爆炸“灾难性”后果的一致关注。

不幸的是,与先前的一些会议一样,于 2019 年 4 月 29 日至 5 月 10 日进行的筹备委员会第三届会议再次未能达成对将于 2020 年 4 月 27 日至 5 月 22 日于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审议会议提出实质性建议而结束。根深蒂固的立场连同缔约方之间再次出现的不信任和公开敌意,阻止了对包含此类实质性建议报告草案的支持。

马来西亚的塞义德·默罕默德·哈欣·塞义德·胡辛大使作为主席,借鉴了先前筹备委员会的榜样,并在其权力和职责下发布了自己简洁的“2019 年筹备委员会会议主席之反思”,其中的内容可以考虑作为缔约方意见的最低共通标准。

在过去的审议周期中,筹备委员会主席也就讨论结果发表过自己的看法。这种做法有时会引发关于此类文章内容和地位的激烈辩论,并招致对预备性辩论的性质与目的缺乏更清晰的理解。

主席“反思”中包含的大多数观点理当会得到普遍支持,尤其是在提及缔约方对“核不扩散条约”是核裁军和不扩散制度基石这一信念,以及必须要维持和加强这一信念时。“条约”对战略稳定的积极贡献,以及裁军、不扩散和和平利用核能之间平衡的重要性也被着重强调。

主席的文章承认对有关裁军支柱执行情况的不同意见仍需协调。这当然是绝大多数缔约方的意见。在筹委会实质性文件尚缺的情况下,此“反思”的建设性方法有望能指导审议会议的讨论和考虑事项。

2019 年第三届筹备委员会就程序性建议达成了共识,值得注意的是任命了阿根廷的拉斐尔·马里亚诺·格罗西大使担任第十届审议会议主席。格罗西大使宣布承诺立即与条约缔约方就手头问题进行磋商。

委员会还通过了会议的提议议程以及其它组织性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主席和秘书处的得力工作为缔约方所希望的在 2020 年成功举行审议会议扫清了道路。

过去筹备委员会会议的历史表明,不同缔约方之间的潜在实质性分歧有时会导致棘手的程序性困难。例如,2004 年第三届筹备委员会无法就 2005 年审议大会的议程制定达成一致,这是后者失败的根本原因。

主要分歧随后集中在当年度审议中应考虑以往会议的哪一份最终文件之上。经过两个星期没有成果的辩论后,最终通过对议程添加脚注而解决了此问题,脚注明确指出各代表团有权对他们认为与审议有关的任何问题提出疑问。

对议程草案达成一致的类似困难在 2007 年再次出现,不过当时在较短的争论之后找到了与 2005 年相同的解决方案。从那时起,接下来的两次审议大会筹备周期均避免了落入同一陷阱,并及时就所需的程序性建议达成了协议。此类困难不应妨碍到未来的筹备工作。

而关于实质性问题,沮丧情绪仍然存在于相当多的缔约方之中,他们指出在 50 年后,有核国家仍未能依据“条约”采取具体的核裁军措施。认定缺乏对第六条的执行承诺导致了 2017 年消除核武器的“禁止核武器条约”(禁核条约)的提出、谈判和通过。

本文书的支持者正在积极促使其生效,并希望其在适时成为实在国际法的一部分。迄今为止它的反对者们所采取的一种更明智态度应是至少承认禁核条约的存在和关联性,将其作为“核不扩散条约”中所包含的不扩散承诺的加强,同时也是实现核裁军的途径,这是禁核条约嘲笑者所明言寻求的目标。

禁核条约与核不扩散条约并不矛盾;连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全面禁试条约”)和建立无核武地带一道,加强了其缔约方对不扩散的承诺。它还强调了绝大多数国际社会对最后且最恐怖的尚未被禁止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长期拒绝。这些有力的提醒使人们对禁止拥有核武器的提案总是面临着强烈的抵制而感到费解。

几个令人不安的迹象表明,主要核武器拥有国之间的双边协定结构受到了危险的侵蚀。在关于裁军和不扩散的多边论坛上,二十多年来未有取得任何实际进展。军备控制领域的议定规范正在被单方面决定所拒绝和取代。“化学武器公约”核查系统的可信度已受到质疑。由“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制定的标准 - 尽管尚未正式生效 - 迄今为止却已受到毫无根据猜疑的挑战。

主要有核国家似乎没有兴趣互相寻求可进行军备控制和裁军的行动,以对进一步进展取得谅解。人们担心,两个拥有最多武装力量的国家在关于核武器规模和部署方面将很快不再存在有法律约束力的双边协议。一些有核国家正在开发的竞争性和创新性技术的应用,为他们的军队增添了新的能力,这等于危险的恢复了军备竞赛。

在中东建立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地带方面缺乏进展,其将再次成为即将举行的审议会议中的一个主要障碍。观察家们倾向于认为,在 2020 年取得成功的前景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黯淡。

最近一组由联合国秘书长召集的知名人士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认为,核裁军僵局并不能维持下去,任何国家的利益都不会允许全球核秩序的基础发生崩溃。事实上,它警告说,“反对裁军动向之间的分歧变得已如此明显,以至于意见分歧的国家已无法在关键问题上进行有意义的互相沟通”。

针对最近提出的建议和态度有可能拖延而非推进实现“条约”的目标存在可以理解的关注。在第三届筹委会会议上,显而易见的是,即使是几十年来推行的“循序渐进方式”,也不再被其支持者认为能够取得成果。

在这一点上,似乎很难看出由一群挑选出的国家为创造有利核裁军的环境而进行多边讨论就能促成进展。在他们的时代,不利的情况并不会妨碍裁军和不扩散领域现有文书的构思、谈判和通过,这包括了“核不扩散条约”本身。

“核不扩散条约”缔约国各方必须审视过去的教训,并关注当前的迹象。全球集体和平与安全架构当前存在明显和进一步恶化的危险,这可能也会影响到“核不扩散条约”的可信性和稳定性。考虑及此,所有缔约方遵守其义务至关重要。

有必要强调的是,第三届筹委会主席在他的“反思”中指出,不同国家的观点间依然存在着比分歧更多的趋同点。无论分歧可能有多么深刻和难以调和,缔约国应听取主席有关开放、包容和透明的对话 - 也包括礼貌和外交方面 - 的建议,以便在 2020 年审议大会及其后续取得胜利。

“核不扩散条约”的所有缔约国都强烈希望避免连续两次失败的审议大会,并且必须本着诚意合作,以防止对裁军和不扩散领域国际协定结构的信心和信誉产生消极后果。替代方案完全不可接受。 [IDN-InDepthNews – 2019 年 6 月 17 日]

照片:时任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塞尔吉奥·杜阿尔特于 2009 年 9 月 24 日在纽约召开第六届促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全面禁试条约)生效会议。照片编号 #411972。来源:联合国照片/ Sophia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