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nent Buddhist Leader Urges Halt to Nuclear Weapons and Killer Robots

知名佛教袖呼吁废除核武器和禁止杀手机器人

图片:池田大作博士 来源:《圣教新闻》。作者:拉梅什·尧拉撰写(Ramesh Jaura)   

柏林 | 东京(IDN)讯 - 在即将举行的有关不扩散核武器重要会谈的前夕,佛教哲学家、教育家和坚定的核裁军倡导者池田大作博士呼吁缓和紧张局势,以中止核武器开发下造成的进一步冲突升级。

为强调 2019 年 4 月 29 日至 5 月 10 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简称NPT《不扩散条约》)缔约国2020年审议大会筹备委员会第三届会议的重要性,池田博士敦促有必要收集针对多边核裁军努力的缔约国方支持。2020 年是该条约生效的五十周年。

在国际新闻报业集团(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旗舰机构IDN(InDepth News,中文《深层报导》)的广泛采访中,他还表达了对 2017 年 7 月 7 日由 122 个国家通过的联合国《禁止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Prohibition of Nuclear Weapons,简称TPNW)在 2020 年 8 月生效的“强烈”愿望,届时将是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的七十五周年。

池田博士是总部位于东京的国际创价学会(SGI)会长,该组织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组织,在 192 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约 1200万名会员。自二十一世纪伊始,他已向联合国提交了19篇《和平倡言》。

以下是电邮采访池田博士的全文:

问题于您的2019 年“向和平与裁的新世纪──以人本的世界”《和平倡言》,您希望在即将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2020年审议大会筹委会以何种思想作为核心?

回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2020年审议大会将纪念该条约生效五十周年。世界在恢复激烈的核军备竞赛与缓和紧张局势以实现核裁军之间,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尤其值得关注的事实是,作为冷战结束标志的《中程导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简称INF《中导条约》)正处于终止的边缘。美国和俄国都已宣布暂停遵守该条约,若两国之间的对抗未得到解决,该条约将于8月终止。

美国和俄国同意延长将于2021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简称New START)的前景也不确定。世界正面临着日益丧失核裁军框架的可能性。

在2月份于日内瓦举行的裁军谈判会议期间,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表达了他的关切:“我们根本无法承担回到冷战时期无限制核竞赛的最黑暗日子。”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

问题为防止此种情况生,认为今次的筹委会向何方探索?

回答:迫在眉睫的是,即将召开的会议应探讨如何缓解紧张局势,以阻止核武器开发下造成的进一步冲突升级。还应讨论增加核裁军气势的措施。

1987年在实现《中导条约》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苏联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我们的对话集《二十世纪的精神教训》(P196)一书中描述了当时的全球形势:“能否废除世界性核武器悲剧的威胁?国家的安全保障的样式是否成为可能?既维护国家的安全,又要让人类能从核武器所造成的灭绝威胁的阴影中完全摆脱出来,为此,我们该如何行事才好?”这与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认为的“核战争无法打赢,也绝不能打”的信念相契合,使两国都能开始进行核裁军。

回顾以往,相同的愿景在《不扩散条约》创立以来就已存在。《不扩散条约》的序言强调了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发生核战争的危险,第六条规定了为实现核裁军奉行诚信谈判之义务。正如我在今年的《和平倡言》中强调的那样,如果我们要打破核裁军长年停滞的僵局,就必须重申《不扩散条约》的精神。

在2018年4月第二届筹委会针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2020年审议大会而做出的一份声明中,北欧五个国家呼吁各国聚焦于将它们团结在一起的因素,并声明:“我们必须合力维持并提升《不扩散条约》存在的价值,避免任何削弱条约的举动。”我认为,对《不扩散条约》第六条所规定义务的承诺在此方面将全球社会联系在一起。

由于双边核裁军框架濒临崩溃,迫切需要回到《不扩散条约》的原本精神,并汇集各缔约国的呼声,为核裁军进行多边努力。为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在充分注意“使用任何核武器可能造成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的情况下进行建设性的讨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2010年审议大会的最终文件中表达了此一共同关切。

古特雷斯秘书长于2018年5月提出的联合国裁军议程 -“拯救人类的裁军”- 为解决核问题提出了新的视角。我敦促各国在 2020 年审议大会上分享这一愿景并致力于建立一个依据《不扩散条约》第六条启动的多边核裁军谈判基础。

问题认为应如何促使禁止核武器条TPNW)尽快生效?

回答:TPNW自2017年7月在联合国通过以来,迄今已有70个国家签署该条约,并得到23个国家批准。

尽管人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不可能禁止核武器,但来自民间社会的强力支持,包括世界的‎原爆幸存者和国际创价学会(SGI)是其国际伙伴之一的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Abolish Nuclear Weapons,简称ICAN),使条约得以建立。缔约国成员的数量正稳健地增加。

TPNW需得到50个国家的批准才能生效。我强烈希望这在2020年8月,即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的七十五周年之际能够达成。依附核武器国的行动将是该条约能否早日生效的关键,并且,随着缔约国数量的进一步大幅增加,使其成为一份通用条约。

为鼓励有核武器国改变其政策,依附核武器国展现出呼吁建立一个没有核武器世界的坚定意愿十分重要。基于这一立场,我在今年的《和平倡言》中,建议想法相近的国家成立“TPNW之友”,敦促作为在战时唯一遭受过原子弹轰炸的国家日本加入,并积极支持该条约。

据ICAN伙伴之一——挪威人民援助组织(Norwegian People's Aid)的调查,155个国家遵守以下条约内的事项:禁止开发、试验、生产、制造、获得、拥有、储存、转让、接受转让、使用、威胁使用、允许安置,安装或部署核武器、以及协助或接受从事条约禁止下的任何活动的援助。换言之,包括非TPNW缔约国的国家,世界上近百分之八十的国家所实施的安全政策,都已遵循着条约里所列出的禁止事项。

除这些国家之外,若依附核武器国开始努力克服妨碍它们加入条约的障碍,则建立一个无核武器世界的势头将变得真正牢固。此外,若“TPNW之友”能进一步加深国际社会近来有关核武器威胁和人道主义后果的讨论,这将有助于跨越有核武器国和无核武器国之间的鸿沟。我认为日本应该采取主动,并在其中发挥桥梁的作用。

问题您认为解决针对TPNW意见分歧的讨论重点是什么?尤其是,您希望日本采取何种措施来让此流程更快速地进行?

回答:2017年日本宣布成立的“促进核裁军实质性进展的贤人会议”(Group of Eminent Persons for Substantive Advancement of Nuclear Disarmament)于3月份在京都举行了第四次会议。该组织最近根据有核武器国、依附核武器国及无核武器国的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新问题。具体来说,就是因网络技术和精确武器的发展所带来的安全环境变化,正在影响到核威慑概念的相关性。一些与会者指出,对这些变化的认识可为有核武器国和无核武器国之间的讨论创造共同的基础。

日本创价学会和平委员会参与的日本非政府组织废除核武器网络(Japan NGO Network for Nuclear Weapons Abolition),向贤人会议(EPG)第四次会议提出了以下来自日本民间社会的建议:“核武器非人道性国际规范的扩展,以及在此背景下创建的TPNW是历史性的成就。EPG 必须清楚记录并将这些成就作为跨国对话的事实基础。”

日本在核裁军方面扮演的角色也引起了宗教界的注意。从这个意义上,罗马天主教会方济各教宗计划的11月份访问广岛和长崎两城市具有重要的意义。

国际创价学会(SGI)将会继续与其它非政府组织以及各个以信仰为基调的组织(faith-based organizations简称,FBO)合作,扩大全球支持TPNW的团结,以实现其2020年的正式生效,这将标志着人类在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75年后,让核武器时代落幕。

 

问题在核武器正在实现现代化的同时,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Lethal Autonomous Weapons Systems,简称LAWS)也开始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您认为应该做些什么?

回答: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LAWS),也被称为人工智能(AI)武器或杀手机器人。目前,一些国家已经在开发中,但尚未部署。

在未发生任何暴行之前,必须制定一个国际框架禁止此类武器被研发或部署。我已从人道主义和道德的观点警告过它们所带来的威胁,因为这些武器只要收到攻击的指示,便会毫不迟疑,完全不受良心谴责地自动进行连续性攻击。

阻止杀手机器人运动(Campaign to Stop Killer Robots),是一个由SGI于2018年加入成为成员的民间社会联盟,其正在努力禁止开发和使用LAWS。国际社会越来越担心,一旦有任何国家将LAWS用于军事用途,所造成的冲击将等同核武器的诞生,全球安全环境将大大地改变。

联合国裁军议程对LAWS所构成的威胁作出了警告,由于靠人工智能操作,“其行动可能会变得无法预期或解释”。尽管此课题受到广泛的关注,但不同国家针对这些武器的国际禁令有各种不同的看法。

虽然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政府专家组(Group of Governmental Experts on Lethal Autonomous Weapons Systems简称,GGE LAWS)自 2017 年以来一直在《特定常规武器公约》(Convention on Certain Conventional Weapons简称,CCW)框架下开展工作,但因意见分歧很大,3 月于日内瓦举行的第四次会议,未能取得任何具体进展。

不过,多国和民间社团在本次会议上提出了可作为进一步讨论基础的重要观点。例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简称,ICRC红十字会)强调:“不单是使用这类武器,在设计和研发阶段亦须遵守《国际人道法》(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简称,IHL)”。非政府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简称HRW)指出,虽然现有《国际人道法》规定了有关平民保护、问责和道德考虑的基本规则,但它“并非设计用于将生死攸关的决定委托于机器的情况。”

尽管对禁令有不同的看法,但大部分的国家都同意“人类保留对武器系统的控制权”很重要。还应指出的是,日本一再表示它没有开发LAWS的计划,强调了民间社会对这些武器的关切。

在另一方面,对管制LAWS持慎重立场的国家认为,在精确瞄准方面的技术进步将可减少使用此类武器的平民伤亡。我在他们的论点中不禁感受到与寻求开发“干净”和“智能”核武器的相同心态。基本前提必须是,依据《国际人道法》的精神,区分“好”的致命性自主武器和“坏”的致命性自主武器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在其针对常规武器政府专家组公约的声明中,阻止杀手机器人运动呼吁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以从国际人道主义法和人权法的角度完全禁止自主武器,并在道德和伦理方面反对这些武器的出现。它还强调,为防军备竞赛重燃的危机,必须停止开发此类武器。

问题具体来说,您认为致命自主武器系统LAWS)最危险是在哪方面?

回答:正如我在1月发表的《和平倡言》中所说的那样,LAWS不仅会造成物理上的脱节 ―― 指的是发动攻击的一方与被攻击的一方各在不同的地点,使用无人机进行攻击就已是这种情形 ―― ,同时也是道德上的脱节,将意图攻击的人完全与实际的战斗隔离。这公然违反了人的尊严、生命的权力和国际社会确立的原则,这些原则根植于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和无数悲剧所得之教训。我怎样强调都不为过,我们不能忽视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所固有的伦理脱节。

若将LAWS用于实战,人的行为是否还会存在深深懊悔的余地?而这种感受是许多参战人员必然感受到的,对于个人行为的懊悔,以及对于战争的无力感使得人们为了后代而献身于和平。

在一个由人工智能控制武器系统的世界中,不会再有划分朋友和敌人界限的复杂感情,也不会有人性压力......在决定攻击前,是否还可能存在即使是片刻的迟疑?

完全自主机器人武器会降低军事行动的门槛。这不仅会造成灾难性的破坏,而且还会极大限制先前敌国之间在冲突后和解的可能性。虽然它们与核武器在本质上有所不同,但使用完全自主机器人武器同样会为发动攻击的国家和被攻击的国家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因此,我强烈敦促各方共同努力,早日通过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面禁止发展和使用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的文书。一些人认为,制定一项针对禁止仍在开发阶段但尚未部署武器的框架并不容易。但这存在一个先例 ―― 激光致盲武器在部署前即被《特定常规武器公约》所禁止使用。

看清LAWS所潜藏的凶恶性质,SGI将坚持不懈地致力于构建国际舆论,呼吁禁止发展和使用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

 [IDN-InDepthNews – 2019 年 4 月 19 日]

图片:池田大作博士 来源:《圣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