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threat of nuclear weapens and efforts by those striving for a nuclear free world.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World Conference Calls for Abolition of Nuclear Weapons and Reversing Climate Change - Chinese

世界大会呼吁废除核武器及扭转气候变化

作者:Santo D. Banerjee

纽约(IDN) — 1月23日,原子科学家公报将其标志性的‘世界末日时钟’拨到午夜前100秒,这是13位诺贝尔奖得主对核武器和气候危机存在的危险发出的引人注目的警告。

4月25日,在Covid-19危机期间,和平、气候及社会运动等各个方面的1,000多名积极分子在线相聚,参加有史以来的首次虚拟世界大会:废除核武器|抵御和逆转气候变化|争取社会和经济正义

 

此次活动本来是在纽约举行的一次现场会议,其时恰逢原定于4月27日至5月22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查会议。由于Covid-19大流行,会议被推迟至2021年。一位观察员表示:“尽管如此,现场会议并没有失去活力和动力。”

虚拟会议作为一个起点,将各种运动汇集在一起,以实现一个更加和平、公正和负责任的世界。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与会人员承诺“继续不懈地工作”以实现一系列的目标。

这些目标包括立即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第6条,这一条要求停止军备竞赛和消除核武器。禁止核武器条约(TPNW)的早日生效同等重要,因为这是迈向无核武器世界的至关重要的一步。

大会还强调了与会人员的承诺:推动早日建立NPT缔约国所商定的中东无核武器、无化学武器和无生物武器区。

另外,他们还将继续努力实现区域缓和进程,以结束包括南亚、东北亚和欧洲在内的世界所有地区的冲突和军备竞赛。

旨在为兵器行业的工人实现合理过渡的全球裁军以及减少冲突并有利于和平解决冲突的缓和政策至关重要,这是他们为自己设定的另一个目标。

他们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削减军事预算,转而将这些资金用于满足人类需求和保护环境。他们补充道,将资源的分配从穷兵黩武转向实现和平,其工作核心即为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而这些目标只能通过裁军来实现。

世界大会的联合组织者国际和平局(IPB)强调说,军费开支在增加,而健康预算在应对Covid-19大流行方面则仍然不足,由此凸显出这些承诺的重要意义。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最新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军费开支达到1.917万亿美元的新高。与2018年相比,军费开支增长了3.6%,全球人均达252美元。

IPB表示,“这一增长表明,世界正处于一场全球军备竞赛中,几乎没有人从中受益,而且它还会加大发生全球性灾难的可能性。这充分说明军工企业游说的有效性,尤其是在欧洲、北美、亚洲和大洋洲。仅北约的军事预算就高达1.0350万亿美元,占全球军事总支出的54%。”

大会还呼吁进行一些根本性的变革,包括将《联合国宪章》阐述的对20世纪的设想变为现实。

与会人员认为,“我们面临着生存挑战:核武器和战争可在短时间内摧毁地球,气候变化、生态破坏和流行病威胁也会缓慢造成破坏。在欧洲和世界其它地区,军事化正在急剧加强。”

他们还认为: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并在全世界发出“绝不再投”的呼声75年之后,我们绝不应忘记核爆幸存者的警告。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并发出“绝不再向法西斯主义屈服 — 绝不再向战争屈服”的誓言75年之后,我们必须坚守我们的承诺。

在创立联合国以结束战争75年之后,我们必须信守其宪章和承诺。

旨在结束核军备竞赛、实现核裁军的NPT生效五十年之后,我们必须履行其承诺。

此外,当前全球Covid-19疫情已造成数百万人感染、数十万人死亡,暴露出国家和国际体系的薄弱、政策的失败以及国际合作的深度缺乏。

“不过,危机与机会并存。这场疫情也指明了我们可对未来不可避免的疫情做好准备,以及逆转核武器和气候危机构成的威胁的道路。”

大会指出,世界还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专制政府以及极右翼激进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威胁。不民主的独裁政治越来越严重地影响和支配着全球越来越多国家的政治气候,危及少数民族和移民的生命。甚至最基本的民主权利也岌岌可危。民主深陷危机之中。

与会人员进一步指出,世界面临着这样一个事实,即政府和公司 — 以及个人 — 就是日益密集的地球脉动,“仿佛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纠正环境退化或迁移到另一个星球”。

“人为的气候变化正在成为生活和生存的日常威胁,而其它生态灾难则威胁着我们的共存以及对人类、其它动物和植物的未来的塑造。”

“这些发展的受益者很少,而地球上绝大多数人都受到影响,经受磨难。在全球范围内,战争、不公正和生态灾难已经导致数以百万计的难民。”[IDN — 深度新闻 — 2020年4月30日]

图片来源:世界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