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threat of nuclear weapens and efforts by those striving for a nuclear free world.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Japan and Kazakh to Facilitate Entry into Force of Nuclear Test-Ban Treaty - Chinese

日本和哈萨克斯坦将促进执行禁止核试验条约

【IDN于联合国=By Kanya D’Almeida】

9月29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大型国际会议之后,压力便落在了八个曾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的国家头上。这八国分别是中国、韩国、埃及、印度、伊朗、以色列、巴基斯坦、以及美国。它们对条约的支持将显得至关重要。

通过在日内瓦核裁军会议上的谈判并由联合国大会在1996年9月10日获得通过,CTBT最终由183个国家签字并得到164个国家的批准。但由于44个在谈判期间拥有核设施的“附件二国家”中的八国拒绝批准签字而无法执行

全面禁止核试验被广泛认为是达成全球核裁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其最后的阻碍。

即将到来的第十四条会议,即促进执行CTBT会议将以此拥有核武器的八国为目标,试图铺平禁止核试验的道路。

8月26日至28日在日本广岛举行的第25届联合国核裁军事务会议中,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副部长叶尔然·阿系巴耶夫在场外接受IDN采访时说支持CTBT是该国的“国家立场”。哈萨克斯坦将于9月29号共同主持第十四条会议。

坐落在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占地18000评分千米的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曾是前苏联用于核武项目研究的主要实验基地。1949年到1989年间该地区共进行约456次核试验并对周围的20万居民健康造成影响,包括癌症和其他辐射相关疾病发病率的增加。

2015年是造成22万人死亡的美国原子弹轰炸广岛和长崎70周年祭。日本也自然愿意在外交上为阻止核试验起带头作用。

深知此次会议将要面对重大议程,日本外务省核裁军不扩散和科学部部长相川一俊对IDN说他“对该八国能够加入协议,使大会圆满成功充满希望。”

在1945直至1996年CTBT得以通过的五十多年间,美国进行了超过1000次核试验,前苏联进行了700次。法国也在此期间有过将近200次核试验。而英国和中国之间也有45次左右。

根据总部在维也纳,负责监督执行CTBT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CTBTO)提供的数据,1996年后只有三个国家开展了核爆炸研究:1998年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分别在2006年、2009年和2013年进行过实验的朝鲜。

二战后,全球总共在60个不同的地点进行了约2050次左右的核试验。CTBTO说这些试验场“对比鲜明”。既有美英法曾用于试验基地的热带南太平洋环礁地区,也有苏联曾使用了多年的附满坚冰的北冰洋群岛。

在CTBTO拥有的全球近300个地震、声纳、次声波和放射性物质监测站的网络覆盖下,秘密进行核试验——不论是空中,地下,还是水下试验——都变得异常困难。

但如果八个有核国的关键性签字,就算探测到了核试验,该协议也无权对违规者做出制裁或其他惩罚。

在八月份的核裁军会议期上,前联合国裁军事务副秘书长贾扬塔·达纳帕拉在接受IDN采访对核试验在直面当下政治现状时的“脆弱”表示担忧。

“我们知道朝鲜可能在做核试验。我们也从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那里听说俄罗斯作为条约的签署国和承认国,他们的科学家却在给政府施压,要求恢复核试验。”达纳帕拉说。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CTBT的处境岌岌可危。”同时作为帕格沃什科学和世界事务会议会长的达纳帕拉补充说。

“联合国安理会既为国际和平与安全而设,如果能够全票通过一项决议,声明持续暂缓核试验是和平与安全的一项基本要素,这将有利于增强CTBT的合法性。”他说。

事实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亲自会见八国首脑,试图让协议得以受到承认。

潘基文在9月10日国际反核试验日上发表声明说:“我曾见过核试验的受害者。我也见证了核试验对社会、环境和经济造成的无法磨灭的伤害……这些伤害很多都是永久性的,并且无法复原。包括地下水污染、致癌率、出生缺陷以及核辐射等。”

作为对很多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主动停止核试验的鼓励,潘基文还说:“停止实验不能代替对CTBT的执行,朝鲜的三次核试验足以证明这一点。”

“CTBT已经讨论了近二十年了,早就应该开始实施并执行了。”他总结道。

根据国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资料,1945到1980年的核试验总规模近5亿1千万吨级。其中空中试验就占了4亿2800万,相当于29000颗广岛原子弹。

尽管每次试验造成的辐射都受爆炸大小、规模和种类的影响,无数科学研究记录表明这些辐射对健康和环境有负面影响,包括严重的空气和水污染,对动植物的伤害以及对人类内脏、皮肤、眼睛甚至细胞的损害。

电离辐射,即有放射性材料散发的多种颗粒物和射线都在科学上证明是致癌物质。接触辐射可造成白血病以及甲状腺癌、肺癌和乳腺癌。

CTBTO网站上的一段讲述核试验后果的文章说“对核武器的研究和评定,包括阿琼·麦克贾尼的一分评估显示五个有核国由于空中核试验项目产生的辐射造成的癌症死亡估计超过数十万。”

除此之外,CTBTO还表明“1991年国际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IPPNW)的一个研究显示空中核试验造成放射性物质和辐射截止至2000年将造成约430000例癌症死亡。其中很多病例在该结果发表之前就已经出现了。

“该研究预计有大概240万人会因空中核试验造成癌症而死亡。”

在这些严峻的现实下,对CTBT实施执行迫在眉睫。然而很多人都知道协议缔约方不是“是否”会承认,而是“何时”会承认该协议。就连许多专家都对此毫无头绪。

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2005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主席塞尔吉奥‧杜阿尔特大使在被问及CTBT合适能够在法律上生效时对IDN说:“这个问题曾经被称作价值6万美元的问题。现在已经成了价值6000万美元的问题并且很快就会变成价值600亿美元的问题——但仍没有答案。”

“这其中的罪魁祸首就是世界发展到今天,”他说:“大国都想保持他们的势力和特权。”

阿系巴耶夫估算现在各个有核国还储备了16000枚核弹头,足够“毁灭地球好几次。”

军备控制协会的资料显示俄罗斯和美国占有90%的全球核弹头储备,分别为7700枚和7100枚。法国作为第三名远远落后,仅有300枚。其后是中国的250枚和英国的225枚。

巴基斯坦和印度分别有110枚和100枚,以色列80,朝鲜10——专家说这些数据很难考证。

大约10000枚核弹头依然在服役期,剩余的6000枚据军备控制协会的报告称将会被分解。(9.10.2015)  IPS Japan/ IDN InDepth News